首 頁 | 訪客留言 | 會員中心 | 郵箱管理 | 后臺管理  
 
 
 
  首頁 | 關于紫秀 | 新聞中心 | 產品展示 | 新品展廳 | 來樣定做| 內衣知識 | 客戶服務 | 營銷網絡 |人才中心 | 聯系我們 | ENGLISH  
 
用戶名:
密  碼:
   
商品防偽查詢
防偽密碼
驗證碼
 
 
10秋冬新品
09秋冬新品
08秋冬新品
套裝系列
短褲系列
吊帶背心
背心&上衣
運動系列
文胸
三維SPA形體內衣
七分褲
王姬田沁鑫暢談話劇《生活秀》!(全記錄)
 
 2005-1-1 閱讀次數(3333) [返回]

主持人:各位網友大家晚上好!本期“紅人上網”請來的嘉賓是新銳導演田沁鑫以及演員王姬,歡迎各位網友踴躍提問。首先請田導先談談這次創造話劇--《生活秀》的想法。

田沁鑫:我和池莉見過一面,我問她表現什么主題,她說表達生活是苦難的,就這么一句話。我想生活是苦難的,這個在舞臺怎么展現,苦難生活,大家看著甭苦,所以我想換一種形式吧。可能比較抽象,就是把生活苦難的意思抽離出來。
 
田沁鑫:不克不及直意小說的一些東西,好比說人物關系的處理,包含事件處理,這個戲的改編存在一定的難度,還是要想辦法把原小說的表象生活在舞臺上敘述一下,直接心靈表達比較符合戲劇的表達。

 
主持人:你覺得難在哪呢?

 
田沁鑫:難在池莉的小說是生活流程,基本是羅列生活的一些概况現象,所以,作為話劇來講,我覺得做出來顯得有一些傳統。對現在觀眾來講,比較傳統的表達方式可能大家其实不是,尤其是年輕關系不滿足了,難度就是如何在劇本上把它和電視劇和電影的表現上纷歧樣。所以,在編劇上還是把“久久”的角色,把小說中一筆帶過的角色抽離出來作為比較主要的角色,好比說吸毒人的視覺,可實可虛擴充到舞臺上來展現虛幻的空間和現實的空間對應。還有和過去纷歧樣的就是我第一次做當代的題材,用了一些影像參與敘事,就是多媒體的話劇還是不要多,但是真正的影像參與敘事還是第一次,所以在形式上纷歧樣。

 
網友:王姬老師,你以前演過話劇,很久沒有上話劇舞臺了?

 
王姬:17年了,真的高興讓我重溫舊夢。舞臺的感覺確實是非常的難忘,而且那是我被師傅領進門的舞臺學表演,特別高興能夠和這么有為的導演在一起合作,我覺得這次可能《生活秀》對我來講最大的收獲是和田導的合作。

 
主持人:原來池莉的小說您看過嗎?

 
王姬:迅速的掃過一遍,因為他們曾經想找我演過電視劇版的《生活秀》,但是陰差陽錯沒有拍,有可能和她的東西有點緣,所以,這次電影也拍了,電視劇也拍了,最后話劇落在我頭上了。不僅和《生活秀》有緣,還和鴨子有緣,剛賣完烤鴨又賣鴨脖子,當然戲里不太多的表演鴨脖子。
網友:你怎么詮釋的來雙揚?

 
王姬:那就來看我演的話劇吧。

 
網友:您覺得自己的特色在哪?

 
王姬:我覺得我們這個可能和小說里面纷歧樣,就像那天有人問我,你怎么表現她的風情萬種,我們這里不太重視她的風情萬種,而是更多的重視人物的內心和自己的話劇的視角,田導寫的這個角色的視角,要看舞臺劇的韻味來看,而不是原小說,當然,觀眾一聽感覺就是和小說差不多,但是,其實完全纷歧樣,是一個新的視角,完全分歧的手段來表現的,我不想說太多。我希望大家能夠看戲,或者將來有機會,電視上能夠播一播,當然,很多的網友問我們會不會全國巡演,我們回答會,但是什么時間和哪些城市是未知數,這一點希望大家耐心等待,這不是我們控制,這是和各個地方的劇場和我們演員的時間整體因素在里面。這個問題應該問保利劇院,保利劇院應該是會滿足網友的要求,問問他們到底怎么樣。我們也希望帶這個戲到全國各地區演,尤其是到網友的生活的城市里去演。

 
王姬:我特別的高興這些網友在這里和我聊天。

 
網友:這次在重新登上話劇舞臺的一剎那的感受是什么樣呢?

 
王姬:還沒有登那,現在是摩拳擦掌,我這部戲是慢慢進入的,沒有那么生冷,但是還是要恢復很多的記憶,畢竟這算是童子功,恢復起來不太難,但是最后結果怎么樣靠觀眾打分,我們沒有辦法決定觀眾最后怎么樣,但是我們會盡全力,我很努力,我對這部戲充滿信心。

 
田沁鑫:王姬是非常優秀的演員,我小時候就看她的戲了,她演的話劇,我覺得非常好,她是非常好的演員,這次合作也印證了這一點,而且爆發力很強,她演電視劇還沒有發揮出她的真正的水平,這次大家可以看戲,尤其是喜歡她的戲,看到王姬舞臺上的熱力。
 
網友:田導,蔡國慶怎么沒有來?評價一下蔡國慶這幾天拍戲的表現?

 
田沁鑫:蔡國慶首先是一個好人,非常的用功,蔡國慶沒有來是因為他有事,我不也不太知道,蔡國慶是一個好演員。我首先說大家沒有怎么看過他演戲,都看過他當歌手的一面,這次覺得蔡國慶非常的用功,而且也有話劇功底,他以前是中央戲曲學院畢業的,這次他演的難度比較大,是演吸毒者,和蔡國慶比較優雅的歌手的作風有一些差距,所以,蔡國慶也比較能夠放棄掉他作為歌手比較優雅的一面,全力進入又吸毒又有點神經質的男青年,比較努力。

 
田沁鑫:表現還不錯。

 
網友:王姬能否評價一下和你演對手戲的蔡國慶?

 
王姬:我覺得我們這臺演員都特別的稱職,越演越像戲里的人物,從剛開始,和導演說戲,畢竟有很多,雖然是搞話劇,但是有很多年沒有上話劇舞臺,雖然蔡國慶是兒藝,但是原來演過麻布,但是他當了那么多的歌星,可能習慣了歌星的表達方式。但是,在這里經過田導的手把手的教,真的讓我相信他是這個人物,而且我這個人也比較進戲,生活中和拍戲中,我真的把他當做我的弟。我們有時候開玩笑,都說拍戲之后覺得很像,蔡國慶和我在一起像弟,劇雪和我在一起就像妹,我們這些人在一起就有過渡,好比說九妹和蔡國慶有點小男少女朋友的像。這部戲最大的收獲是我們沒有任何其他的,大家特別的親,像家庭一樣,七個演員和一個導演,還有三個副導演,我們在一起是愉快的群體,沒有歷來劇團亂的東西,田導信佛帶著我們大家,我覺得演戲就是做人,在戲里面我覺得是愉快的群體,這個場非常好,營造這個場就不怕沒有創造上的場,有很好的人場就會帶來創作的場,我希望我們演出的時候這個場能夠影響場,最后變成一個收視場。

 
網友:田導說過我做戲我悲傷,《生活秀》這部戲也很悲傷嗎? 
 
田沁鑫:悲傷的比較有力量。

 
網友:您原來的戲也是有力量的,而且有悲壯的感覺?

 
田沁鑫:這次比較悲憫吧,如果你只表達生活是苦難這件事,那我們生活触横眉皆是,大家都覺得各方面不如意,家有本難念的經,好比說“久久”是八十年代,都是分歧的時代,而且分歧的時代打如自己的身上,“久久”不喜歡自己的生活環境,就逃避生活吸毒,不讓他吸非吸,他不認為吸毒這個事能夠致他于死地,他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屬于孤獨的小孩,我把這方面展現到極致,概况很酷,其實內心異常脆弱,這在很多的孩子身上都有的東西。還有就是妹妹,也是七十年代小孩身上的東西,非常的獨立,說石頭子里蹦出來的也可以,但是要堅持獨立的生活,沒米沒面可以,但是要堅持。來雙揚是六十年代,是承上啟下的一批人,這批人現在一般做部門經理的位置上,可能都做不到最大的老總位置上。所以,他們都是默默耕耘,又來不及給自己梳理,來不及樹碑立傳,是承上啟下,比上不足,比下也不足,在傳統觀念和現代觀念中沖突非常強烈,而且心靈上掙扎很厲害。所以,每個人在展現,我們這次基本上都推到極致,展現他的東西,所以,這很純粹,悲傷也不克不及說悲傷,而是最后的時候,我們戲表達的是悲憫的情懷,是心靈撞擋的比較激烈。

 
網友:影像的想法超級棒,是怎么出來的?

 
網友:到時候有哪些東西呈現給大家?

 
田沁鑫:多媒體參與戲劇創作國外也有,我們自己也有,很多年探索這個事情,它只是作為手段出現在舞臺上,沒有參與敘事,這次因為無就九個演員,非常的簡潔,都是靠演員表演,這次很烘托,演員成為非常重要的自我生命體的舞臺上,實實在在的表現和表達。

 
田沁鑫:要想拓展一個空間的話,我們不克不及說舞臺上堆一堆景,把武漢的街展現在舞臺上,我們現在在北京,和街沒有關系,我們用外延的方式展現,有一些戲劇和環境通過影像的手段,這個想法關鍵是我在戲劇創作上的一個探索,我希望它參與敘事,和舞臺上的演員互為内外,我覺得參與敘事,是我第一次在中國話劇舞臺上參與敘事這件事,而且里面都是里面的表演和真人一樣的,你也可以看到王姬活人在表演,就是依據題材拓展相鄰的空間和環境空間的想法。 
網友:王姬,你覺得拍影視劇辛苦還是演話劇辛苦?

 
王姬:這個不消回答,肯定是拍話劇辛苦,因為話劇有時候一氣呵成,而且聲音、形體和整個要和感情一步到位,不像影視,有些后面配音,但是影視劇有影視劇的辛苦,耗的時間長,拍戲也要動真情,但是從舞臺上來講,尤其是田導的戲不無不消其極,有一次還要飛,“武俠版”,但是真過癮,我每次拍戲的時候連拍都聽到自己的心跳。我那天和田導說,為什么老的藝術家突然得腦血栓了。

 
網友:這部戲給你最大的感觸是什么?

 
王姬:我覺得非常的興奮,和年輕的導演拍新形式下的新戲,我覺得很激動,而且想好好學,是非常謙虛的心態拍這部戲,在這里學到很多的東西,很多的要想表現的東西和以前纷歧樣,要用新的形式,我覺得非常的有意思。而且導的方式和老導演的方式纷歧樣,和她在一起不克不及好玩兒,我覺得我們年輕,我覺得我沒有老,我首先沒有老,我變得更年輕了。(笑)更貼近時尚了,至于是話劇時尚還是什么,我覺得特別的好玩兒,經常拍戲大家聊天,天南地北上下五千年的聊著。

 
王姬:我們這個比較和國際接軌,首先是排練現場,大家自發的帶吃的,買吃的,吃的不斷,拍戲雖然不斷,但是居然很多人增肥,我就是一個,氣氛好,然后開心,被看上下五千年談著談著就落到人物上,在輕松沒有壓力的情況下達到最佳的創作狀態,這是挺好的,這應該提倡、推廣。因為演員只有松馳才能演好戲,這是我印象深的,我們吃吃喝喝,這么短的時間,幾乎一個月就能夠見觀眾。

 
田沁鑫:主要是比較和諧。
網友:田導,用影像是不是為以后拍電影做準備?想拍什么樣的電影?

 
田沁鑫:算是嘗試吧,因為我這次和第六代最優秀的攝影師姚曉光合作,我十幾年前在北京電影學院旁聽的時候同學,我們倆十幾年的關系不錯,這次一塊合作覺得挺順手,至于下一步是不是繼續合作,有這想法。

 
主持人:如果您去拍電影,會拍什么類型的電影?

 
田沁鑫:還是我做戲因為我悲傷,還是由感而發的東西,命題的我肯定不做,肯定做我心里最有感觸的東西。

 
網友:大家認為你一直做藝術話劇的,而這次和保利劇院合作市場的,有人擔心會不會市場了就不藝術了?

 
田沁鑫:我覺得不是市場就不藝術了,楊立萍的《云南印象》我看了,我覺得這個就比較接近她的理想追求,哪天晚上我感覺到藝術能夠震撼人,這種東西好比說票賣了一千塊錢一張,是觀眾能夠認可藝術的震撼。好比說萬寶如一個名牌,質地非常的優良,那它又賣錢,品牌在那,這是一回事。

 
田沁鑫:所以,中國作為商業話劇來講,這個氣侯還沒有形成,只是剛剛起步,剛剛嘗試,我感謝保利劇院有意做原創話劇,保利劇院是北京市最好的劇院,它能夠支持話劇,作為我是做話劇導演工作的,我愿意支持保利把原創的話劇做一下,所以,作為藝術和商業之間,這個談法,環境都沒有形成,這個談法也就沒的可談。如果說談藝術是不是有一天能夠深入人心,隨著國家的文明的進程,文化的氛圍形成,好比說你想看搖滾就看搖滾,想看高雅音樂就看高雅音樂,藝術多元的時候就更加有標志,我個人認為,藝術如果真是被我們現在的市場所能夠更好的推廣,對觀眾來講也是一件好事,對于藝術家來講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。

 
田沁鑫:所以,我挺欣賞保利這次的舉措,而且我參與期間也比較快。

 
網友:王姬,對17年后再次登上話劇舞臺表演有什么纷歧樣?你覺得話劇更適合你還是電視劇更適合你? 
 
王姬:是問的問題,太可愛了。(笑),我肯定比那個時候成熟了吧,從表演上應該成熟多了。

 
王姬:因為我特別的可愛有幾位網友和影迷,他們居然買到我過去的舞臺戲,好比說《紅百喜事》,我都沒有,他們非常慷慨的送給我,我收下了,我回頭看那個時候的表演覺得很稚嫩,我相信我比那個時候成熟了,比那個時候老成了。至于影視和話劇哪一個更適合我,我覺得都適合我,我覺得我是屬于年輕的時候也不年輕,老了也不是太老的那種人。就是屬于中年段比較長的,所以,我想對舞臺上,對影視上他們都需要我。

 
王姬:因為可能像我這個年齡段的影視也需要,舞臺上我也爭取給自己找到一席之地,完整是玩兒,導演說戲劇就是玩兒。

 
王姬:大家只要玩兒的開心,玩兒出感覺,就是非常好的藝術作品,首先是這樣的狀態下。

 
主持人:以后還會繼續有舞臺創作嗎?

 
王姬:對,小車不倒只管推。當然,前提是要看和誰合作,這次我和田導從不認識到認識,這是我們開始的一部話劇,開始的一部合作,當然,不局限于話劇,但是這絕對不是我們最后的合作,是吧?

 
田沁鑫:是。

 
網友:會和田導一起拍電影嗎?

 
王姬:不知道,看那個時候發展成什么樣,萬一有其他的藝術手段呢。(笑)

 
網友:田導,難道不覺得讓蔡國慶演出實在有點那個?在大眾心中他的口碑實在不怎么樣?

 
主持人:就是說喜歡他的人非常的喜歡,不喜歡的人非常的不喜歡。您對這種說法怎么看? 
 
王姬:我覺得一個戲的成功,我們說本子、票子、班子,我覺得舞臺上也存在這樣的東西,愛有好劇本,也要有錢,也要有很好的班子,我覺得話劇上,我以前沒有那么依賴導演,但是我們這個戲真的耍導演,你真的是一張白紙沒有關系,她可以給你畫。我覺得我們這個戲,很多的導演都是抱著這種心態來的,徹底的放下负担,以前不管有什么歷史,輝煌的也好、不懂的也好,或者演戲不太好的也好,這次大家因為是一張白紙的心態,所以讓他盡情的畫,雕琢出來的東西、勾勒出來的東西是一幅很好的圖畫。最后大家對演員的認可,這些演員應該回過頭來感謝田沁鑫,因為她心里有數,您最后不可和我學,這個總會吧。

 
王姬:因為我們是為了做一臺好戲而不是其他的。

 
田沁鑫:我媽媽喜歡蔡國慶,一看他就覺得多乖這孩子。

 
田沁鑫:我有一點自不量力,我覺得有名的演員和沒名的演員誰都行,所以,這次和蔡國慶合作是和保利一起商量決定的,我是蔡國慶也行,誰都行,我覺得我大概有那么點能力掰正蔡國慶,我和我媽媽說,瞧這次蔡國慶是不是乖了,我媽特別的有興趣,一定看戲。我覺得這一點對蔡國慶來講,對我來講,我們倆都想讓他變一個樣。所以,大家喜歡他,不喜歡他都無所謂,就你不喜歡他也來瞧一眼,看看是不是還不喜歡,沒準就喜歡了。大家看到是歌星的一面,而不是演戲演員的一面。就像王姬說的,大家在一起都是朋友,做的開心、過癮,也不是說像王姬那樣,開始“飄揚”了我一下,我有點擔待不住,確實演員自己也很重要,共同的磨合,還行,還有點信心。

 
網友:田導,您平常喜歡什么樣的喜劇?這兩年也有國外的戲劇進來。

 
網友:你喜歡的話劇是什么樣的?

 
田沁鑫:我喜歡比較熱烈一點的,我覺得舞臺上要有一些張力的東西,我喜歡這樣的戲劇。而且我個人喜歡有精神氣質的戲,我不管你的戲可能有藝術缺憾,或者技術不成熟,我覺得這無所謂,因為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,全國人民不成能都喜歡。但是,具備某種精神氣質的東西,是超出俗世層面的有境界的東西,我認為這個是我特喜歡的東西,甚至不見得是人物。好比說我這次和演員一起工作的時候,我希望把演員個人的東西發揮到極致,不克不及讓人家,人家本來不是這個角色,生演這個角色,死搬,就像體驗派打基礎的東西,我覺得固然重要,但是個人的精神氣質的展現可能會更加的吸引觀眾。包含喜歡的演員也好、包含喜歡的戲劇、電影等等,都是喜歡這樣的有精神氣質表達的,表達的比較暢快的。 
網友:王姬喜歡什么樣的角色呢?上次凱麗來說特別的喜歡《紀念碑》里母親的角色?

 
王姬:我覺得只要寫到極致的人物,無論是歷史的還是小人物,無論是古代的還是現代的,我都喜歡。我作為演員來講,我都有這個心想去嘗試去視演,我完全從一個演員的角度,而且每部戲我都希望有變化,這是我的追求,也許有的角色我完成的好,有的完成的欠好,我希望有這種嘗試,我沒有固定的演一個角色,我今天可以演閑妻,明天可以演潑婦,做演員就應該體驗分歧。

 
田沁鑫:基本是演技派。

 
王姬:“飄揚”我一次。(笑)

 
網友:王姬,演了那么多角色,最喜歡哪一個?是阿春嗎?

 
王姬:也許很多的影迷喜歡阿春,但是我不是,其實我每個角色都喜歡,但是讓我比較選里面的角色的話,我比較喜歡《偷渡客》里面的角色,還有《天下第一樓》挺喜歡的,我覺得基本是照著田沁鑫演的。開玩笑,我是在那部戲之后才認識她的。(笑)。

 
網友:如果全國巡演,除了北京上海會有固定的觀眾群之外,可能其他的地方其实不是特別的喜歡這種表演?你們擔心嗎?

 
田沁鑫:為了普及話劇,我們大家愿意犧牲。(笑) 
王姬:對。

 
田沁鑫:我相信各地的影迷喜歡王姬,包含歌迷喜歡蔡國慶可能會來看現場的感覺,所以,還是會演好每一個地方的。

 
網友:現在排練的時候,磨合出來的東西和開始想出來的是一樣的嗎?

 
田沁鑫:我是基本百分之七八十,有的時候是百分之八十,差不多,排練的時候改來改去,差不多吧。

 
主持人:改的最多的是什么?是人物性格還是什么?

 
田沁鑫:我不克不及說我這完全準確,但是畢竟職業是導演,不會就一個演員去使勁、升華,而是整場戲的感覺來講,作為這種職業來講會在節奏上調整,或者是在調度不舒服的地方,或者戲演的不夠樸素,比較做作的時候會刪掉,會進行修改。

 
網友:您評價一下大導林兆華?

 
田沁鑫:前輩導演,很尊敬。他每個戲我都看,學習,私交也挺好,我覺得林老師一直堅持藝術品質不倒,作為晚輩很佩服。

 
網友:田導,你難道話劇就是為了犧牲嗎?

 
田沁鑫:普及話劇我們愿意犧牲。

 
網友:是犧牲票房嗎?

 
田沁鑫:都犧牲了。自己想吧朋友!

 
網友:田導,那么說是不是對話劇沒有什么信心?

 
田沁鑫:(笑),我可以這么說,話劇是我的一種熱愛。好比說投資者也是喜歡,如果想指話劇賺錢的話很艱難,我們正好是你也熱愛話劇,我也喜愛話劇,大家就一起做了。如果有一天話劇成為幻想中的話劇,有一天真的成為某種很賺錢的藝術,那么可能大家的熱愛會更泛濫一些。 
 
網友:您打算犧牲到什么時候?

 
田沁鑫:我是國家話劇院的導演,起碼到退休那年。

 
王姬:就是讓你的生命如此多嬌、多情的話,大家必須熱愛話劇。

 
網友:王姬,下一部作品是什么?

 
王姬:我下面可能拍一部電視劇,跨度比較大,可能從19歲演到59歲。

 
王姬:跨越基本像是我母親生活的歷程,就是她這個年齡段。就會從打日本開始一直到九十年代這個時候,這部戲非常的感人,叫《光輝歲月》。可能會接這樣一部戲,這個戲很苦,大夏天要拍,但是這部戲很感人。我這個人屬于感動派,如果看一部戲我沒有被感動我不會接,我會用觀眾的心態去看。好比說看《生活秀》,我那個時候在美國,我看了以后覺得非常的好架構有了,有很多的東西可以填進去,我們邊拍,導演邊改劇本,我第一次和這樣的導演合作,前面的劇本基本是架子,后面豐滿了很多,我們經常在現場改劇本,邊改邊改臺詞,非常的有意思。

 
網友:為什么又要演悲劇?為什么總讓我們哭泣呢?

 
田沁鑫:這戲有樂的,可以在劇場里大笑。哭泣是一部分,也有笑的時候。

 
主持人:本期的“紅人上網”到此結束,謝謝嘉賓,謝謝各位網友


 


 

 
來源:王姬個人網站  作者:譯名
[返回]
 
 
  公司地址:浙江義烏義東工業園區金麟北路
電話: 0579-85033018 85033036
傳真: 0579-85033038

郵箱:rongli@slimfitband.com